委內瑞拉為什么萎了?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2016-05-25 14:19:41 來源: 功夫財經 打印 關閉
中研網訊:

委內瑞拉為什么萎了?

■ 文 | 王福重 ? 有硬功夫的經濟學教授

該來的總會來,委內瑞拉終于還是出大事了。5月13日,國家宣布進入緊急狀態。表面原因是,對抗“來自國內和美國的試圖顛覆其左翼政府的企圖”。真正原因則是,現在的委內瑞拉,商品尤其是面粉牛奶肉類短缺、物價飛漲(500-600%,全球第一)、社會秩序大亂,面臨史上最嚴重的經濟社會危機。

委內瑞拉,南美大國(面積90多萬平方公里),世界主要產油國(世界總儲量的4%) ,還盛產世界級美女。過去的日子委實不錯,2014年人均GDP是中國的兩倍有余。

委內瑞拉這是中了“荷蘭病”(以荷蘭因發現石油天然氣變窮得名)或者“資源詛咒”(Resource Curse),即資源越是豐富的國家,經濟社會發展水平反倒越低。

還記得查韋斯吧,敢跟美國叫板,著名的反美斗士。高舉民粹主義,實行高福利,贏得了底層民眾的喝彩,都投他的票,成了終生總統。后來,查韋斯死了。新總統叫尼古拉斯?馬杜羅,在新浪開通了微博(還與我互粉呢)。他繼承了查韋斯的反美和民粹衣缽。這個人不走運,始作俑者造的孽,卻報應在他身上。

委內瑞拉是怎么萎了的呢?

石油儲備豐富,只靠出口石油,就能賺大錢。別的行業,只能得蠅頭小利,沒人愿意干,產業結構單一,除了石油百業不張。委國所需要的消費品,多需進口。

石油多,出口多,順差就多。石油多的國家,本幣很容易高估。貨幣貴,生產的東西就貴,別國都不愿意買。于是除了石油,委國別的產業就更少人問津。

石油乃上天所賜,與辛苦和聰明無涉,而出口它們賺錢,來的太容易,久了人就養成大手大腳和借錢的習慣。資源豐富國家,多是過度借外債的,委國亦不例外。

也許更重要的是,躺著能發財,人就變懶,甚至變笨了。人們的進取心、創造力,都枯竭了,委國人整天就是優哉游哉。

委國,還實行大規模的國有化,石油公司都是國企。低效率和貪污腐敗,歷久經年,頑疾難除。

查韋斯只愿意和伊朗、俄羅斯做朋友,不惜得罪美國。美國因烏克蘭危機,打壓油價,遏制俄羅斯,委國屬于城門失火,殃及的池魚。石油這么便宜,買誰的不行,為什么買討厭的委國油呢?美國原來可是委國石油第四大買主。美國不買,美國的朋友也不愿意買。問題就有點嚴重了(所以,中國給委國幾百億美元貸款(換石油)可謂雪中送炭)。

石油之于委國,就是阿拉丁的神燈。一旦油價大跌,本來就蘊含的危險,會一下子點燃,不可收拾。

沒人愿意買委國的石油,其它東西,就沒錢進口,外債卻不得不還,匯率急轉而下,委國貨幣(名字居然叫“強勢玻利瓦爾”)成了廢紙一般,搶購和嚴重通貨膨脹哪能避免的了?

油價跌到一定程度,政府稅收必然下降,而支出卻是早就定了的,財政入不敷出,原來承諾的高福利,沒法兌現,再加上對腐敗的憤怒,民眾不鬧事才怪。

歷史上,資源魔咒被驗證過多次,委國不過最新的案例耳。當初,哥倫布發現美洲后,西班牙占領了南美,英國人占了北美。南北美資源差不多,南美似乎還略勝一籌。但西班牙人掠奪習性不改,就知道逼人下井挖金子,然后運回國內。英國殖民者怎么干的呢?丈量土地、明確產權、修建教堂、制訂法律等等。也曾經,阿根廷比英國富裕(別不信,這是真的),但今日之南美和北美歐洲的差距可謂大矣!說到底,還是制度重要,委國,也是患了制度惰性之病。

中國改革前,雖然有世界上最多的人口和豐富的資源,但沒能好好利用,實際上是白白浪費了,連吃飽飯都做不到。只有改革開放和市場經濟,才能有效地利用資源。中國改革前后的情形,令計劃經濟和市場經濟,高下對比何其昭彰也。

中國東北也是資源豐富之地,目前經濟正陷于困頓。根源還是這些地方,計劃經濟幽靈揮之不去,市場精神從未被啟蒙和尊重。所以,無論怎么振興、輸血也是枉然。

這應該是委內瑞拉危機帶給中國的啟示吧。

 

本文分享地址:http://www.onez188.com/news/20160525/141942389.shtml

北汽2015財報引質疑 “額外促銷”或是虧損主因
每一個全新的自主品牌車企都會經歷質疑和否定,這是中國汽車界的通例。但這一次,北汽收...[詳細]
喬布斯遺孀100萬美元投資教育軟件公司StoryToys
5月17日消息,據國外媒體報道,愛爾蘭數字出版商StoryToys目前已經收到Am...[詳細]
歡聚時代私有化暫停:中概股回歸需闖過哪些BOSS
近日,騰訊科技援引多位投資人消息稱,歡聚時代的私有化計劃遭遇暫停。此前,對于暫停中...[詳細]
一级a做爰片_日本毛片免费视频观看_无码av高清毛片在线看_天天啪久久爱视频精品_三级片_a级高清免费毛片_男人天堂网2018_2019在线国产视频_欧美大片毛片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